中文/EN
客服电话:+086 -010-51265155
当前位置:首页 > 媒体中心 > 社会热点

疫情在张家界“二次放大”,专家:德尔塔的威力发挥得淋漓尽致

本文来源:中国新闻周刊

原文标题:疫情在张家界“二次放大”,专家:德尔塔的威力发挥得淋漓尽致


京纪中达20210730001.jpg


      尽管遭遇疫情,南京这座人口超900万的东部发达地区省会城市,并未真正停止运转。7月29日上午,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在南京街头看到,尽管该市已对所有小区实施了严格的出入管控措施,但道路上人员和车辆熙来攘往。只要出示“苏康码”绿码,即可乘坐网约车。

      与平常不同的是,禄口机场周边、病例集中的江宁区一带,已无法前往,开往禄口机场的地铁S1号线也已停运。南京南站成为网约车通行的临界点,从这里再往南,已成为“禁区”。在市中心的新街口,能看到政府征用的隔离酒店供部分市民使用。

      截至7月28日24时,此轮疫情南京市已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71例,无症状感染者2例。7月28日当日,南京新增确诊病例18例,较前两天的47例与31例已下降不少。

      但与此同时,南京因禄口机场“破防”而导致的疫情,已扩散至全国7省18市。截至7月29日24时,这条传播链上的感染者已增至207人。在南京成为病毒最初“引爆点”后,湖南张家界已成为病毒的“第二落点”,截至目前已有5省8地通报的20例感染者与张家界关联。

       一位不愿具名的公共卫生专家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,南京当初应该第一时间关闭航站楼,第一时间向全国发出协查通报,寻找潜在感染者。而现在,疫情因为张家界这一旅游胜地的二次放大作用,已扩散到全国各地。就全国范围来看,要是未来一个月疫情态势能控制住,“能消停就不错了”。

      张家界何以成为“热门”?

      张家界市疾控中心29日发布通告称,为防止疫情蔓延,暂不要来张家界市旅游。张家界所有景区景点已于7月30日上午关闭。

      张家界成为疫情的第二风暴眼源于7月26日辽宁大连排查出的3名本土无症状感染者。这3例感染者为大连市的一对母女及一名12岁学生。3人曾于7月17日由大连飞往张家界,在去程途中,在南京禄口机场转机,停留约2小时。7月22日,三人在张家界观看“魅力湘西”剧场演出。

      7月27日,大连市又报告1例新增病例,为外地返连人员,这例新增病例在时间与空间上与上述3名大连无症状感染者存在交集,共同指向7月22晚的“魅力湘西”剧场。媒体报道称,“魅力湘西”的工作人员表示,“当晚大概有2000多名观众,大家没有间隔一个座位,都是挨着坐的。”

     已发现的20例与张家界关联的感染者,行动轨迹遍及天门山、张家界森林公园等。其中,在成都新增的6例感染者中,还有一名无症状感染者为天府机场航站区工作人员。截至7月29日10:20分,成都天府国际机场计划进出港航班取消率为60%。

     另一群受影响的,是江苏淮安市某企业组织的67人的张家界旅游团,他们中有3名企业员工、1名旅行社导游新冠检测结果呈阳性。

      7月29日,北京通报了新增两名新冠本地确诊病例,二人系夫妻,他们曾于7月20日陪女儿前往张家界旅游。

      这些与张家界关联的病例到张家界旅游的时间为7月20日至24日之间,而在预订今年7月湖南目的地出游产品中含“魅力湘西”的游客,主要来自上海、长沙、北京等地。

      据了解,7月20至24日,国内平均每天有42个航班飞达张家界,主要以窄体客机空客320和波音737为主。依此计算,在此期间,最多有超过3万人飞抵张家界。在这些进港航班中,从上海飞入张家界的航班量最多,达25班,其次是北京、广州、西安、长沙和成都。

      火车和汽车也是进入张家界旅游的主要交通工具。据张家界永定区政府官方微信公众号“微观永定”7月21日发布的消息 ,张家界高铁西站已迎来暑期客流小高峰,每天流量8000人左右。高铁较为热门的车次线路是长沙方向。另有普快列车的张家界站,日均人流量在2000左右。

      由于张家界两个铁路站点覆盖的城市范围有限,游客也会选择在邻近的城市换乘高铁出行。以江苏淮安公布的检测结果阳性游客为例,去张家界旅游都是于7月22日乘动车到达湖北荆州后,再包车前往张家界武陵源,之后又于27日乘大巴到荆州再乘动车返回。

      上述不愿具名的公共卫生专家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分析说,此次侵袭国内的主要是德尔塔变异毒株,传染性很强,如果有密集人群的聚集性活动,会造成大面积传播,他说,“张家界正好有很多游客,来自各地,病毒可能在全国范围内造成了大规模传播。”

       在机场保洁人员中间如何快速传播?

      公众关注的焦点仍是此次疫情的源头。7月27日,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丁洁称,本次疫情早期感染病例出现在机舱保洁人员中,先在机舱保洁人员中快速传播,后通过社会活动、工作环境污染等,造成疫情进一步传播。

      “新华视点”报道称,记者多渠道了解到,目前高度怀疑系国际航班抵达后进行消毒及保洁过程中,机场保洁人员自我防护不到位造成的感染,进而在保洁人员中形成聚集性传播,再通过保洁人员传播到其他机场工作人员和乘客,其最初感染时间应该为7月10日左右。

      据江苏省卫健委通报,7月11日江苏新增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例,该病例7月9日由莫斯科乘坐CA910航班,于 7月10日抵达南京禄口国际机场。

      国内某机场管理人员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分析说,最大的可能性是某国际入境航班上有一名携带病毒的乘客,在飞机飞行过程中与座椅、行李架或卫生间等设施接触,并在表面留下了有活性的病毒。而航班落地后消毒不彻底抑或保洁人员“六件套”穿戴不规范,导致接触到了病毒。

      保洁人员在完成工作后,会回到休息区域(如值班室)待命。机场分为给旅客用的公共区域和给机场工作人员使用的非公共区域。保洁员往往在公共区域防护措施都做得比较好,但在非公共区的休息室内就可能将防护服、护目镜、口罩等摘下来。休息室通常并不大,保洁人员在里面休息时,属于多人处于一个相对封闭空间内,若防护措施不当且未保持距离,则会有较大的防疫风险。加上德尔塔变异毒株传播力极强,“休息室里面只要里面有一个感染,基本上就全军覆没了。”

       至于为何国际航班保洁员能使得国内乘客感染,该机场管理人员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分析说,很大的可能性是由于机场保洁业务外包,机场监管不严,所导致的国内、国际航班保洁员交叉使用,带来感染。

       在正常情况下,国际和国内航班区域都会分隔开,不会在控制区内发生混流,对国际入境人员也有着严格的闭环管理措施。按规定,为降低疫情风险,高风险岗位日常工作中要执行“四指定”,即指定工作人员、服务区域、休息区域、行李车和摆渡车,以减少人员流动和疫情传播风险,因此,国内和国际航班保洁人员不应交叉使用。

       南京禄口机场T1航站楼为国内航班使用,此次疫情中感染病例都是到达、出发或中转于T1航站楼;T2航站楼接纳国际航班。

      每个航站楼都有各自的机场工作人员值班或休息区域。这位机场管理人员指出,同一个保洁公司在T1航站楼与T2航站楼都有业务,这很正常,但对于国际航班客舱保洁这种高风险岗位,保洁公司就必须实行“四指定”,不能轻易将国际航班相关岗位人员调往国内航班岗位上。而如若随意调动人员,变更工作区域,就会把病毒从T2航站楼带到了T1航站楼。但禄口机场的实际情况如何,最终还要以流行病学调查结果为准。

      此前也有媒体报道称,南京禄口机场存在国际、国内货物混淆装卸的情况。该管理人员表示,这种可能性极低。因为去年大连、上海浦东机场等地疫情的发生,使得大家对国际进口冷链货物非常敏感。因此,一般而言,国内航班和国际航班的装卸的人员基本上不会混在一起的。

      他表示,机场保洁业务外包是业内常见行为,没有问题,但关键在于机场没有尽到监管的责任。

       德尔塔毒株的威力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

       在湖南省张家界市发布的《关于对7月22日晚魅力湘西观众进行管控的通告(第2号)》中提到,经评估,确诊病例所观看的7月22日晚第一场(18:00-19:00)魅力湘西所有观众都属于高风险人群。

      前述不愿具名的公共卫生专家解释说,这样的界定是有必要的。就过往的毒株来说,可能只有感染者附近的前后三排算密接,但因为德尔塔毒株传染性强,事情就变得复杂了。演出过程中人员还有走动,这就是将2000多人全部定为高风险人群的原因。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将这些人找到,同时也要对这些人的密切接触者进行排查,一切从严。

      “现在我们更关心的问题,不是南京本土感染了多少人,而是向全国‘撒出去’多少人,这些人能形成多大的感染,因为很可能每过一天,新增病例数就指数级往上涨,所以,最后疫情可能会出现我们难以想象到的数量级,有这种可能性。”这位专家指出,在这次疫情中,德尔塔毒株的威力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。

       德尔塔毒株有着不同于以往毒株的特点。7月12日,广东省疾控制中心的一项研究指出,在对5月21日至6月18日期间广东确诊的62名德尔塔毒株感染者进行跟踪分析,并与2020年早期感染新冠的63名患者比对后发现,德尔塔毒株感染者的呼吸道病毒载量是原始毒株感染者的1260倍。这说明,德尔塔毒株的自我复制速度非常迅猛。此外,携带德尔塔毒株的人可能会更快地具有传染性。研究指出,早期原始毒株在人体内可被检测出来的时间为6天,而德尔塔毒株仅需4天就能被检测出。

       鉴于此,广东省最初要求从机场、火车站和汽车站离开广州市的人出示72 小时内的核酸阴性证明,并在6月7日缩短为出示48小时内核酸阴性证明。而相比之下,2020年时的相关要求是7天内阴性证明即可。

       德尔塔毒株的出现也使得密接被重新定义,针对此前广东疫情,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曾表示,对于德尔塔毒株,过去的密接概念已经不适用了。过去是感染者发病前两天的家人、同办公室的同事,在1米之内一同吃饭、开会的人,属于密切接触者。就德尔塔变异株而言,在同一个空间、同一单位、同一建筑与感染者发病前4天曾经相处的,都是密接者。因为概念的改变,广州分级制定了封闭、封控等不同的管控模式。

       此轮北京确诊的两名病例,其密切接触者初步判断为654人。

      目前来看,疫苗对于变异毒株的效力也有所衰减。以色列卫生部数据显示,5月2日至6月5日,辉瑞mRNA疫苗在以色列对新冠感染的有效率为94.3%。但随着德尔塔毒株传播,6月6日至7月3日,有效率降至64%。最新数据显示,这一有效率已经下降至39%。前述公共卫生专家表示,应对德尔塔变异毒株,如果要死守国门,重点人群一定要加强免疫水平的监测,提高核酸检测频率,同时打加强针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,否则国门失守的风险会很大。

       随着新冠大流行和疫苗接种率的提高,不少专家预计,未来新冠将逐步走向流感化。

      中国疫苗有没有效果?最近在智利完成的灭活疫苗上市后的持续观察,在医学上称之为真实世界研究,数据在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》上发表。

      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发文称,中国灭活疫苗对新冠的重症化、住院和死亡的预防具有较高的有效率。如果以减缓传播和降低病死率作为目标,可以承担一定的保护,但是作为清零和根除疾病流行,可能是目前疫苗不能达到的目标。他指出,“这些数据可以告诉我们,未来哪怕每个人都打了疫苗,新冠仍然会流行,不过流行的程度会降低,病死率可以降低。”

      前述不愿具名的公卫专家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,南京此轮疫情最大的问题在于,最开始迟迟没有宣布是德尔塔毒株所致,又没有把往外走的人管住,所以引起很大的麻烦。他说,各地在防疫过程中,要相互学习经验,不要各自为战,遇到共同的难题,应一起商讨来攻关、解决。

      对于未来疫情的走势,该公卫专家称,对于南京来说,在几轮核酸检测后有望看到拐点。但很有可能的是,南京疫情消停了,全国还没消停。“张家界相关病例这两天才曝出来,起码得再等个十天半个月,才能大概知道规模怎样。就看未来进行全民核酸的城市还有多少吧!”





  京纪中达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系统集成多媒体投影显示、大屏幕视频拼墙系统、大数据可视化软件开发、人工智能领域技术普及和应用的股份制公司。集项目建设、产品研发生产、售后维保服务三位一体的高新科技企业。经过多年的发展,已拥有上千家紧密合作的区域经销商和用户。客户群体广泛分布于政府、军队、交通、能源、广电、金融、电信、教育、互联网等各大行业。




手机官网.png

本文及图片转自网络,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,

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!!



在线留言

快速留言 >>

友情链接

了解更多 >>

官方微信

扫一扫关注
官方微信